【亲爱的不要离开我】(11)【作者:早乙女露依】   人妻小说 
字数:11762

                第十一章男人的话不能信

    彪哥的阴茎终于破洞插入唐婷身体的时候,我反而在精神上得到了解脱,既然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那也就不用再煎熬了,这就是老天爷给我的惩罚吧,谁让我自己出轨在先呢?

    彪哥的阴茎差不多全部插在了唐婷的小穴里,暂时没有动,而是低头欣赏唐婷咬着嘴唇很痛的表情。唐婷疼得身体直哆嗦,眼睛紧紧闭着,头偏向一边,两手用力抓着床单,两条穿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美腿翘起来夹在彪哥的背上。摄像机的特写镜头拍得非常清楚,唐婷粉嫩的阴唇亲密接触包裹着彪哥散发着野性的黑黢黢的阴茎,一想到自己的女朋友的私密圣地被别的男人的阴茎如此赤裸裸地侵入,我就痛不欲生。

    彪哥缓缓地把阴茎全部拔了出来,伴随着阴茎的拔出,唐婷痛苦的表情舒缓了下来,但是彪哥拔阴茎只是为了接着插进去,很快又插进去半截。唐婷又是一声惨叫,手用力往上推彪哥的腿,带着哭腔喊:“好痛……不要进来了……”
    “妈的,插都插进去了,又不让插了!”彪哥骂骂咧咧。

    “不是……太痛了!”

    “是够紧的!你怎么跟处女一样?”刚才那一下彪哥插进去的时候,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也像是有点痛。我记得唐婷每次做爱的时候情绪都很慢热,要调情好久下面才会湿,就算湿了一会儿又很容易干,估计现在她下面还是有点干,彪哥插入的时候估计龟头都会摩擦得痛。

    彪哥捉住唐婷的手,不让她骚扰自己,继续往里插,结果自己龇牙咧嘴起来。

    “我操……真他妈紧……把老子的鸡巴都挤痛了~ ”

    唐婷更是痛得惨叫连连,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后悔。看到她疼得掉眼泪的样子,我的心里没来由地对她来了一丝怨恨,好想说活该,这不都怪你自己吗?自己不爱惜自己!

    “啊……痛死了……你不要进来了……”唐婷有些生气地喊叫起来。
    彪哥还真的又拔了出来,嘴里念叨着:“小骚逼,不信老子玩不爽你!”阴茎靠在唐婷的大腿上,手指头伸过去又一次挑逗唐婷的阴蒂,唐婷很快又颤抖起来,不过不是痛,这回是痒了。彪哥摸了一会,可能是感觉到唐婷下面又湿了一些,就再次把阴茎顶了上去。

    再一次看到圆滚滚硕大的龟头滑进唐婷的小穴,我都已经习惯了,这一幕刺激的画面,甚至弄得我的阴茎也再一次硬了起来。

    彪哥不愧是床上的老手,这一次他改变了作战方式,只把龟头插进去,顶多再进去一点点就拔出来,下一次还是只进去一个龟头。红通通的龟头一次次地挤开唐婷粉嫩的阴唇,有时候顺带着在她的阴蒂上摩擦一下。唐婷果然不再喊痛了,只是分开着双腿,闭着眼睛接受着彪哥的抽插。慢慢地,她竟然开始忍不住娇哼起来。

    “嗯……嗯……啊……啊……”

    虽然呻吟声很轻微,但依然代表着唐婷身体所起的微妙的变化,不是很剧烈的插入就不会痛,但依然能体会到男人的阴茎给她的小穴带来的独有的刺激。渐渐地唐婷脸上泛起了红晕,双腿也开始不自然地扭动。直到有那么一下,彪哥突然加了力气,阴茎捅进去小半截,插到了更深的位置。突如其来的侵入让唐婷又是一阵尖叫,接下来彪哥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这个位置,但是唐婷好像已经能忍受了,她没有再反抗,只是紧紧咬着嘴唇,但我想那也更多地是刺激吧。
    接着彪哥插得更深了,唐婷的叫声也逐渐变大。在彪哥富有技巧的调教下,从画面中可以看到,从唐婷的小穴里插入又拔出的阴茎变得水滋滋的,能感觉到每一次插入都比最开始滑溜了许多,看来唐婷的小穴里已经全是水了。而我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唐婷的小穴还是第一次接受如此粗大的阳具的冲击吧,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或者说,比我跟她做爱的时候,感觉要强烈多少呢?

    无能的屈辱感强烈无比地敲击着我自己。看来我真的是很没用,在物质上让唐婷过着苦日子,精神上也给不了她什么安全感,就连床上的事情,都没办法让她享受。

    不知道唐婷现在是不是觉得很享受,但她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地浪叫了。
    “啊……啊……啊……轻点……不要……”

    “干死你个小骚逼!”彪哥猛地一用力,身子一挺,大鸡巴连根而入,肚子撞在唐婷的下体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也许是粗硬的龟头顶到了身体里某个微妙的部位,唐婷全身猛地一抖,伴随着一声销魂蚀骨的“啊”的浪叫,她的脖子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原本夹着彪哥后背的两条腿猛地朝空中一蹬,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两只小脚绷得笔直,两手也牢牢地抓住了彪哥的胳膊,原本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带着一丝迷离和放纵看着彪哥的眼睛。

    彪哥一手一个握住唐婷两个雪白的奶子,大鸡巴同时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深度,就连节奏也快了一倍,开始连续不断地,狠狠地,每一下都直插到底,在清晰可闻的“啪啪啪啪”的声音中,一下一下地狠狠干着唐婷的小穴。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目不转睛地盯着唐婷,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被人干爽了的这份样子。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虽然大多数呻吟只发出一个“啊”的音节,虽然我干唐婷的时候也能让她发出“啊”的叫声,但现在的“啊”和以前的“啊”完全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完全控制不住,只想着要把身体里的欲望全部发泄出去的那种味道。我都没有想象过唐婷会用这么淫荡的声音来叫床。

    在抑制不住的叫声中,唐婷的身子在剧烈地抽搐,在彪哥俯下身子以便抽插得更加用力的时候,她竟然用双手搂住了彪哥的脖子,好像是要把男人的身子往自己身上压一样。

    我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唐婷是不是要来高潮了?我可从来没让她来过高潮。

    就在这个时候,彪哥突然停了下来,还起身下了床,甩下一句话:“等会,把老子给干尿了,去撒泡尿。”

    彪哥走出房间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唐婷竟然还在颤抖,两条丝袜美腿虽然不再翘在天上,但还是曲着踩在床上,保持着向两边分开的姿势。一个摄像头恰到好处地跟了上去,给唐婷的阴部来了一个特写。唐婷的小穴被猛干了一顿后,洞口竟然还是微张着,留下一片粉嫩,整个阴部都是湿漉漉的,一副被人干爽了的样子。如此诱惑的画面,连我这个受害者都忍不住要撸管了,想想其他看视频直播的人肯定早就受不了了吧,估计有人都打飞机好几架了。

    天哪!婷婷你……唐婷大张着双腿在床上喘了一会,竟然把手伸到了自己的阴部,用手指头摸自己的洞口!这是痒得受不了了吗?

    很快彪哥就回来了,二话不说就把唐婷的双腿架了起来,湿漉漉的阴茎对准唐婷的小穴就往里面插。他妈的,也不知道他撒完尿洗了没有!

    唐婷果然是一点反抗都没有。估计大阴茎插进去的时候,她的下面还爽得不行吧!?

    “骚逼,哥哥的大鸡巴干得你爽不爽啊?”彪哥一边抽插,一边用手拍唐婷的脸。

    唐婷没有回答,但她的呻吟声说明了一切。

    我突然意识到彪哥前后已经插了十几分钟了。我靠,每次我要么就不硬,硬了以后必须赶快干事,感觉一来最多两三分钟就完事了,这个垃圾竟然能干这么久?唐婷娇嫩的小穴怎么受得了?

    这十几分钟彪哥只用了一种姿势,男上女下的最传统姿势,要我膝盖早跪痛了,但他依然虎虎生风的样子。从厕所回来以后,他还是每一下都直插到底,很快就把唐婷干得浪叫连连,颤抖不止了。

    渐渐地,唐婷连续不断的“啊啊啊”的浪叫发生了异样的气息,叫得更急促了,带着一丝要爆炸的味道,她的脑袋在床上不断地扭动,脸上的红潮比晚霞还红,身子急剧地颤抖,屁股都用力抬了起来……我意识到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妈的!

    “啊……不行了……啊……不要……”在男人卖力的抽送中,唐婷的双手猛地抓住了男人正在揉搓她的奶子的胳膊,迷离的双眼放出一丝难以描述的光芒,全身紧绷,剧烈颤抖……最后发出了一声从灵魂深处喊出的“嘤”的一声,身体像触电一样弹了一下,俏脸涨得通红,双腿猛地用力夹住了彪哥的脖子,丝袜里面的两只小脚绷得笔直,颤抖着,倾泻着……彪哥依然在不停地抽插,让唐婷的快感来得更加剧烈。唐婷的嘴巴张着,却发不出声音,眼白都已经翻了过去……极其刺激的一幕把我都震撼住了,震惊?愤怒?刺激?痛苦?说不清楚,只知道胯下的阴茎涨得老高,虽然我都没有用手去碰它,它竟然自己就喷出了一股精液……终于等到唐婷不再颤抖的时候,彪哥停止了抽插,阴茎也拔了出来。唐婷整个人就像瘫了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两条腿顺着彪哥的肩膀滑了下来。彪哥手捏着唐婷的奶子,侧身躺倒在唐婷旁边,手指头轻佻地拨弄唐婷的左边奶头。
    唐婷睁着迷茫的双眼,盯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妹妹,被干爽了吧?还想不想要?”彪哥的一只手从唐婷裤袜裆部的破洞里伸进去,抚弄着唐婷的阴毛。

    唐婷似乎还没有从刚才高潮的感觉里回过神来,她应该是从来没有体会过高潮的感觉,第一次体会到那种快感,她会怎么想呢?会不会从来没有想过人的身体居然会得到那样欲仙欲死的感觉?

    彪哥看唐婷不说话,直接又用手去拨弄唐婷的阴蒂,唐婷身体颤抖了一下,从发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不由得夹紧了双腿。

    你后面能不能轻一点?我真的有点受不了。“唐婷的语气少了一丝哀羞,多了一分自然。

    “哥哥干得你爽吧?受不了就对了。来,腿抬起来。”彪哥从侧后方撑住唐婷的身子,强硬地把她的左腿往上抬,让唐婷的阴部暴露在空气中。唐婷挣扎了两下,但力气太小搞不过彪哥,被彪哥轻易地从侧后方把阴茎顶了上去。

    “啊……等下!你能不能戴套啊!”唐婷想起了这件事,挣扎着不让彪哥插进去。

    “现在还不想射呢……我再干几下子,就戴套。别动了,让哥哥插进去。”
    彪哥强硬地要插入,唐婷也没有办法,放弃了抵抗。

    唐婷的左腿翘起来,彪哥黝黑的腿毛丛生的双腿贴着她,阴茎从后面翘着插进了唐婷的阴道。我也经常从侧后方躺着跟唐婷做,但我的阴茎又软又短,每次感觉插进去的都不多,但彪哥的家伙厉害,能插进去一半,也插得很深了。随着彪哥屁股的抖动,黑色的大阴茎在唐婷粉嫩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唐婷的下体张得很开,抽插的样子看得特别清楚。

    干了几分钟,也许是觉得不过瘾,彪哥又爬了起来,然后把唐婷的身子往上拉,硬要她跪趴在床上,屁股翘起来让他从后面插。唐婷觉得这个姿势太丢人了,说什么都不肯,并且一再坚持要彪哥戴套。

    彪哥有点不耐烦。“他妈的,那你趴在床上,老子再干两分钟,两分钟就戴套,行吧?”

    唐婷也只好顺从了,整个人趴在床上,屁股微微分开。彪哥坐在唐婷的大腿上,龟头挤进唐婷的屁股缝里,用力顶了进去。

    “嗷……我操,后面干更紧。”彪哥手把住唐婷的腰,吃力地抽送着。唐婷把脸埋在床单里,发出沉闷的呻吟声。

    “尼玛……真他妈爽……干死你个骚逼……”彪哥一边干一边“哦哦”地浪叫,干了差不多两分钟,也没见他有什么异样,但他突然叫起来:“哎呀我操,不行了不行了,老子要射了!”

    唐婷一听,吓了一跳,赶紧扭动着身子挣扎,“不行啊!你快拔出去,不能射里面啊!”

    “来不及了,要射了!”

    “不行啊!你快弄出去啊!”唐婷急疯了,不顾一切地扭动身体,要摆脱彪哥的控制。而彪哥看起来异常地冷静,他身子伏下去,从后面死死地压住唐婷的身体,屁股一上一下地抽动,坏笑着说:“老子就要射你里面。”

    唐婷急得都要哭了,“别啊……我求求你……别射里面啊……”

    “那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射。”

    “什么啊?”

    “你用嘴巴帮我舔。”

    “啊!你这人……”

    “答不答应?不答应就算了,我射了啊!”

    “啊别……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你拔出去啊!”

    “哈哈,早答应不就完了?”彪哥示威似地又狠狠干了两下,把阴茎拔出去了。

    唐婷赶紧翻身坐了起来,脸上还挂着两行眼泪。她现在恐怕已经被彪哥给整服了,彪哥过来扯掉了她胸部本来就摇摇欲坠的胸罩,又扒掉了她的短裙,她一点反抗都没有。

    此时的唐婷除了腿上还穿着一条裆部被撕开一个大洞的肉色裤袜,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彪哥站在床上,举着阴茎顶到唐婷嘴边,龟头摩擦着唐婷的嘴唇,示意她含进去。唐婷不甘心地瞪着彪哥,不肯张开嘴。

    “快点!刚才不是答应了吗?”彪哥把龟头放到唐婷嘴边几厘米的位置,得意洋洋地看着唐婷。

    唐婷呆了几秒钟,然后认命般地,艰难地张开了嘴,而且张得很大,屈辱地把彪哥的龟头含进了嘴里。

    目睹这一幕的我阴茎又一次暴硬起来,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握住了它。
    “别含着不动啊!舔两下!”彪哥命令道。

    唐婷直接把那脏东西吐出去了,不高兴地说:“我不会。”

    “操!A 片没看过啊?含着舔哪!快点!”

    唐婷苦着脸,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又一次把男人的龟头含进嘴里,然后学着A 片里女优的动作,笨拙地一前一后套弄起来。

    我的婷婷主动替别人口交了。

    唐婷套弄的幅度很小,最多只含进去龟头下面一点点,而且肯定是毫无技巧的,更不会用舌头舔,但是彪哥依然很享受的样子,手扶住唐婷的后脑勺,惬意地看着她艰难地替自己口交的样子。

    婷婷圣洁的口腔,就这样被一根刚刚撒过尿的阴茎捅进去,我简直气得要吐血。

    彪哥肯定也知道唐婷的口交玩不出什么花样,被动地享受了三四分钟后,他突然把住唐婷的脑袋,自己动了起来。

    “唔……唔……”

    阴茎这一下就插得比较深了,唐婷立即显得难受起来,手用力推彪哥的腿,但是推不动,而彪哥的阴茎插进她嘴里好大一截,卷曲的阴毛都捅到唐婷的鼻子上了。唐婷发出痛苦的“唔唔”声,看起来特别难受。

    被男人用阴茎插进嘴里,其实有时候感觉比干下面更有视觉上的刺激。彪哥完全不顾唐婷的痛苦,放肆地让阴茎在唐婷嘴里肆虐。好在阴茎没有全部插进去,至少看起来不会顶进喉咙,不然唐婷估计就受不了了。

    唐婷的手按在彪哥的腿毛上,但是是在默默承受,没有反抗,嘴巴被粗粗的阴茎撑开成一个大大的O 型,嫩嫩的嘴唇被肉棒不断地刮擦,眼睛一开始还是闭着,后来睁开了,木然地看着眼前不断晃动的恶心的阴毛。

    好半天彪哥才把阴茎拔出了唐婷的小嘴。唐婷捂着胸口坐在床上轻声咳嗽,嘴角似乎还流了一丝口水。眼看着彪哥又要扑上去,唐婷赶忙护住自己,不高兴地说:“你说了戴套的,怎么还不戴啊!”

    彪哥眉头一拧,不爽地说:“戴戴戴!”从旁边拿过唐婷刚下去买的避孕套,
拆出一包,让唐婷帮他戴上,唐婷不肯,彪哥没有勉强,自己戴上了。这个套套还是粉红色的,看起来怪怪的,包在阴茎上油光可鉴。

    彪哥再次要求唐婷跪趴在床上,唐婷刚才还不同意这个姿势,现在却接受了。

    彪哥猥琐地在唐婷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两下,发出很响的“啪啪”声,两手抠住唐婷裤袜破洞的位置,把唐婷的裤袜用力往上提了一下,唐婷的屁股也不由自主地往上抬了一下。彪哥手扶着阴茎,从后面对准唐婷的阴道口,一用力插了进去。

    这一次是戴套插入,我心痛的感觉都没那么强了。由于避孕套的润滑作用,彪哥这一次一插进去就比较顺利,手扶着唐婷的腰,用力地前后抽送起来。
    粗长的阴茎在唐婷的屁股缝中间不停地进出着。唐婷膝盖跪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手肘也撑着床,头低着,抑制不住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两个圆圆的乳房垂掉在下面都可以看出平时的挺拔。没有了反抗,没有了哀羞的感觉,有的只是放纵的呻叫,以及被大肉棒调教过后从来没有过的快感。

    “嗯……嗯……啊……啊……轻点……呃……”

    “大鸡巴干得你爽不爽啊?”

    “不要……受不了了……”

    “真他妈骚……来,再换个姿势。”彪哥的花样还挺多,他下了床,让唐婷平躺着,把她的屁股拉到床的边缘,他自己站在床下面,把唐婷的双腿翘起来,弯着腿站在床边上干她。唐婷这个时候被干得都把持不住自己了,双腿抬起来不停地左右晃动,浪叫声连连都不带喘气的,脸色一片骚红,看起来已经完全沉浸到无尽的快感中去了。

    几分钟后,又换姿势了。彪哥把唐婷从床上拉起来,穿着拖鞋站起来的唐婷根本站都站不稳了,差点坐到了地上,她的头发乱糟糟地蓬起来,两条腿好像都夹不拢了,被彪哥推到了桌子边站着,手扶着桌子。彪哥从后面把住唐婷的腰,阴茎从下往上插进了唐婷的身体。

    我惊叹于彪哥的持久力,感觉唐婷被干得受不了了,从她抑制不住的叫声中就可以看出她体内的快感有多么地刺激。我曾经无数次幻想我可以把唐婷送进这样的浪潮中,而唐婷现在终于在做爱的时候进入了这种放纵的状态,但是干她的男人却不是我。

    “啊……啊……啊……啊……啊……”彪哥的阴茎插入一次,唐婷就浪叫一声,她的身体都俯了下去,靠手肘撑在桌子上,两条肉丝美腿不住地颤抖。彪哥的个子高,虽然弯着腿在干唐婷,但唐婷还是被大肉棒从下往上的冲击力顶得脚跟都翘了起来,随着男人的插入,脚跟一上一下地摇晃着,圆润的脚跟在丝袜的包裹下,发出诱人的色泽。

    从唐婷的动作中,看得出她竟然又高潮了,又是那种想叫又叫不出来的“嘤”

    的声音,整个人都在抽紧。

    看着唐婷又一次进入癫狂状态,连我都在一种变态的刺激中进入了充血状态,
手也握住自己的阴茎,不由自主地撸了起来……“骚逼,又爽了吧,真骚……妈的夹得老子的鸡巴……嗷,真紧哪……”彪哥还在快乐地抽动阴茎,“我操我操……哦哦哦……妈的不行了……尼玛……”

    彪哥的脸突然涨成了猪肝色,一脸不爽的样子,但还是把住唐婷的腰,疯狂地抽动了几下。我的心猛地一紧,又突然想起彪哥带了套。

    “啊……妈的……”彪哥大叫一声,很明显地看到他的身子猛地一抖,下体拼命地往唐婷阴道深处一拱,然后就看到他的屁股一悸一悸地开始颤抖。

    唐婷正在高潮的尾声,整个人像昏过去了一样,估计都没感觉到彪哥射精了。

    彪哥趁着最后的快感又连捅了几下,然后应该是射完了精液,就让带着套的阴茎插在唐婷的小穴里,“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我的婷婷跟别的男人完成了一整套做爱的程序。

    “他妈的,夹得老子太紧了,害得老子都没忍住。”彪哥一脸不甘心地骂骂咧咧,把阴茎从唐婷的身体里拔了出来。粉红色的避孕套往下垂了好多,说明射了很多。彪哥熟练地把避孕套扒掉,随手往地上一扔——怪不得他房间里这么脏。
    这个没品德的男人,自己射完了,直接就往床上一躺,把可怜的唐婷一个人丢在桌子那,唐婷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好半天才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似乎迷茫地不知道该干什么。愣了几秒钟,她艰难地走了几步,坐在床边上,眼神空洞地发呆。

    彪哥点燃一支烟,像个流氓一样躺在床上,抽了一口,然后直接把一只大脚翘到了唐婷的肩膀上。唐婷厌恶地把他的脚打下去,彪哥不生气反而笑了,嘴里叼着烟,起身坐到唐婷身边,搂住她的肩膀,又用手指头夹住烟,调笑说:“美女,怎么还那么暴躁呢?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俩都交配了,怎么也有点感情了吧?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

    唐婷嘲笑地“切”了一声,“你真不要脸。”

    “要脸有什么用?有大鸡巴才最实在,你说是不是啊?”彪哥的手又伸到唐婷的胸前,五个手指头按住唐婷雪白的乳房,用力捏了两下。

    “放开我,我要走了。”唐婷挣扎着站了起来。

    “就想走啊?走不了,再陪我打一炮。”

    唐婷很吃惊,“你什么意思啊?你不都弄了一次了啊?”

    “弄一次怎么够?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那你还想弄几次啊?你射都射了,还想怎么样哦?”

    “操,刚才要不是你的逼夹得那么紧,老子也不会这么快就射了。”
    “那是你自己没忍住!”

    “妹妹,来都来了,干脆一次玩个爽嘛!”彪哥又把唐婷往自己身上拉。
    “不要,我不想来了。”唐婷用力挣扎。

    “操,别他妈装了,你刚才那个骚样,把天花板都差点喊塌了。”
    “你乱讲,我哪有啊!”唐婷的脸竟然红了。

    “那你说实话,哥哥的大鸡巴刚才干得你爽不爽啊?骚逼?”

    唐婷不说话。

    “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就说嘛,装纯多没意思。老实说,想不想大鸡巴再干你的逼啊?”彪哥把抽了一半的烟扔到了地上。

    “哼,就它现在这样,想干也干不了了吧?”唐婷手指着彪哥的下体,那里的肉虫软塌塌的。能感觉出唐婷是故意装出一副很有底气的样子在说话。

    “马上就能硬,信不信?待会保证干得你比刚才还爽。怎么样,来不来?再干一炮,我开车送你回去,不然你现在出去也打不到车。”彪哥又往床头一躺,等着唐婷。

    唐婷咬着嘴唇,看着彪哥健壮的裸体,在思索。时间仿佛静止了。通过摄像机在观察唐婷的我,在亲眼目睹了唐婷跟别人做了爱以后,已经不再那么急切地祈求唐婷赶紧离开了。至少她留下来的话,我还能从直播里看到她不是?

    站了十秒钟后,唐婷眼神里又闪过一丝决绝,然后行动了,上床躺在了彪哥身边。

    “这就对了嘛!想开点多好。”彪哥很得意,侧过身子,一条腿架到唐婷腿上,右手去摸唐婷的奶子。

    “大吗?”唐婷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大,又大又挺,是不是被男人摸大的呀?”彪哥猥琐地笑着。

    “喜欢吗?”放荡的状态让唐婷的胸部不寻常地起伏着。

    “喜欢,恨不得天天摸。”

    “你不是还喜欢我的腿吗?也来摸啊!”唐婷的左腿活动起来,隔着薄薄的丝袜,在布满腿毛的男人大腿上摩擦着。

    “操,早这么骚不就好了。”彪哥的手指捏住了唐婷的下巴。

    唐婷呻吟着说:“你喜欢骚的啊?”

    “喜欢,尤其是你这种又漂亮又骚的。不过你还不够骚,要再骚一点就好了。”

    “你刚才不还说我够骚吗?”

    “还要更要一点嘛!”

    “那这样骚不骚呢?”唐婷突然坐了起来,然后骑坐到彪哥的小腿上,手抓住彪哥依然软绵绵的肉虫,义无反顾地低头咬了下去。

    彪哥只来得及发出一句“我操”,阴茎就被唐婷的小嘴含住了。

    唐婷竟然会主动帮男人口交。我再也忍不住了,再一次用手撸起了管。
    彪哥的阴茎现在是泄气状态,唐婷差不多把整根都含进去了,然后她开始笨拙地吞吐套弄起来。

    我眼睁睁地看着彪哥的阴茎在唐婷的嘴里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粗,很快唐婷就含不进去了,最后只是生疏地含着阴茎最前端的一截在套弄,并且只有一个动作,就是一直套弄。

    彪哥一动也不动,爽得不停呻吟。又过了一会,唐婷吐出早已油光发亮的阴茎,有点不爽地躺回床上,嘟囔说:“不想弄了,好累。”

    “不吃就不吃了,老子鸡巴胀死了,轮到我插你了。来,妹妹,把腿打开,哥哥让你爽。”彪哥跪在唐婷腿前,要把她的双腿打开。

    “等下,戴套。”唐婷用手护住自己的阴部。

    “妈的,又要戴套。”彪哥嘴上不满意,但还是从床头再拿过一个避孕套,“你给我套上。”

    唐婷坐起来,亲手给彪哥戴上了新的粉红色避孕套,看起来就像是在给自己的亲老公做性交前的准备一样。

    “嗯……好大啊……慢点……”伴随着彪哥的插入,唐婷忍不住发出婉转的娇哼。粗大的阳具破洞而入直往里挺,唐婷又一次疼得双腿打抖,但这一次她能扛得住了,20公分长的阴茎艰难而有力地连根没入了唐婷的小穴。

    “爽不爽?”彪哥不抽动,用屁股的甩动让阴茎在唐婷的阴道深处搅动。
    “嗯……好硬啊……好痒……”

    “想不想哥哥插?”

    “想……”

    “想什么呀?说出来!”

    “想……想你干我……”

    唐婷竟然开始主动说这么骚的话了!在心痛的同时,我的阴茎变得奇痒无比,
不由得加大了用手撸管的力度。

    “真乖,哥哥这就把你干爽!”彪哥把身子俯下去,胸部贴在唐婷的胸上,屁股翘起来,阴茎直直地,用从上往下的角度,一下一下地狠狠把阴茎往唐婷阴道深处砸。

    “啊……天哪……救命……不要……啊……”唐婷发出前所未有的浪叫,她可能是没预料到彪哥一上来就这么猛,身体都没做好准备,被干得全身乱颤,我都能想象出她小穴深处那种又痒又胀,受不了又欲罢不能的淫荡的感觉。

    “啊……我不行了……你快停啊……啊啊啊……”

    彪哥可完全没有停的意思,伏在唐婷身上的他下体像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
一刻不停地冲击着唐婷娇嫩的小穴。

    唐婷紧闭着眼睛,双手搂住彪哥的脖子,上气不接下气地浪叫着。我想,唐婷如果跟我在一起的话,估计我一辈子都没办法让她享受到这样的快感。

    干得正激烈的时候,彪哥突然停了,坐在床边“呼哧呼哧”地喘气。唐婷还过了一会才缓过气来,两条腿还是向两边张开,像是关不上了一样。彪哥把唐婷一只脚抬起来,抱在怀里抚摸着,看来是刚才几分钟干得太激烈了,他也有些吃不消,现在在休养生息。

    “妈逼的,见了风,鸡巴都变软了。”彪哥用手撸了几下自己的阴茎,一看还真的变小了一些,避孕套都皱巴巴地贴在上面。他赶紧把唐婷的双腿摆好姿势,迫不及待地又插了进去。

    这一次唐婷的浪叫声都没有那么大了,变成了低沉的呻吟,看来彪哥的家伙还真是小了不少。彪哥自己低头看下面,才发现松垮的避孕套已经不能和他的阴茎紧密贴合在一起了,阴茎往外拔的时候,套子跟不上,几乎就要脱落了,直到再插进去的时候,才重新挤进去。终于有一下,彪哥的阴茎拔了出去,避孕套却掉了,还留在唐婷的小穴里,被唐婷的阴唇给夹着。

    唐婷发现下面不对劲,勉强抬头看了一眼,气得想打人,“你干嘛呀你!万一掉进去怎么办啊?”

    彪哥倒是乐不可支,“进去就进去呗!我用夹子给你夹出来,哈哈哈!”
    唐婷很生气地瞪了他一眼,伸手小心翼翼地把那个猥琐的避孕套给抽了出来,
砸在了彪哥的腿上。彪哥又把套子扔到了地上,说:“都干了,不能用了,不戴套干吧?”

    “不行!不是还有一个吗?”

    “就最后一个了,谁让你只买了3 个,万一那个再用坏,怎么办哪?”彪哥
不怀好意地坏笑着。

    “那也得用啊……”唐婷嘟囔着。

    “我有办法,我先不戴套插,要射的时候再戴套,怎么样?”彪哥笑得格外邪恶。

    唐婷傻乎乎地想了一会,说:“那好吧,那你要射的时候就戴上。”
    “好好。来,躺着,腿抬起来。”

    “等下。”唐婷发现经过长时间的性爱,腿上的裤袜往下面滑了不少,于是从下往上把丝袜提了提,弄好了又说:“要不我把袜子脱掉吧,有点不舒服。”
    “干嘛要脱啊,穿着干多带劲,别脱了。来,把逼打开。”

    唐婷也就不再说了,乖乖分开了双腿。彪哥的阴茎这个时候又恢复了巨大的尺寸,模样骇人,插进去的时候,唐婷又一次绷紧了。

    彪哥一开始阴茎只插进去一半,速度也不快。唐婷最开始的时候对彪哥那粗大的阴茎插进去还有点不适应,总是疼得惨叫,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抽插,紧窄的小穴已经可以承受得住尺寸这么大的阳具了,而现在的她看起来还有点享受,脸色红扑扑的,闭着眼睛,微张着嘴,不时发出一声淫荡的呻吟。大阴茎很有技巧地,速度不快也不慢地抽插着,硕大的龟头一次次地挤开唐婷的洞口。彪哥看起来很喜欢这种比较传统的男上女下的做爱方式,这种姿势的好处是可以一直看到被自己干的女人的表情,比较有征服的感觉,还可以一边摸奶子一边干,不过时间久了膝盖容易疼。彪哥干了一会,又一次侧躺到床上,肚子紧紧贴着唐婷的屁股,从画面中已经看不到他的阴茎,但是从两个人身体的抖动,就可以想象到阴茎正在唐婷的身体里顶动。

    彪哥的手绕到唐婷的胸前,把玩着两个挺拔的奶子,双腿和唐婷穿着肉色丝袜的美腿纠缠在一起。唐婷不停地发出“嗯嗯嗯嗯”的声音,男人阴茎温柔的抽动一定让她舒服坏了。

    弄着弄着,彪哥的表情有点不对,皱了下眉头,然后很快把阴茎拔了出来,用手捏着,我知道这是有点想射精的状态。用手轻轻摸了一会涨得溜圆的阴茎,彪哥跪着骑坐在唐婷的胸上,伏着身子把阴茎往下顶到唐婷的嘴唇上,想让唐婷把嘴巴打开让她口爆。

    唐婷不乐意,嘴巴往一边扭开,“别,我不想弄。”

    “打开嘛,我就进去玩一会,爽一下就拔出来。”

    唐婷皱着眉头。

    “乖,听话,我就插进去一点点,让我过个瘾。”

    唐婷禁不住磨,把嘴巴打开了一点点,龟头顺势就捅了进去。

    “唔……唔……”唐婷的嘴唇立刻被撑得溜圆,彪哥恶心的屁股就悬在唐婷的脸蛋上面,看着特别让人心痛,几根稻草样的黄毛从彪哥的屁股沟里伸出来,有时候还刮到唐婷的下巴上,别提有多恶心了。

    彪哥的屁股一沉一提,一沉一提,阴茎直直地朝下,在唐婷的红唇中间进进出出,不过他倒是说话算数,插进去得不多。但是唐婷之前是不接受口交的人,今天真的是什么都尝了个鲜。我想起来曾经看过的一句话:没有不淫荡的女人,只有没被开发好的女人。

    彪哥爽了一会,又惦记起了“老姿势”,跪骑在唐婷下体前,要把阴茎往里面插。

    唐婷嘟哝着:“戴套。”

    彪哥坏笑着:“再爽一会,马上戴。”一边说一边打开唐婷想要阻挡的手,再把裤袜的破洞往上用力拽了一下,手指头摸了摸唐婷的阴道口,感觉着那里的水润,红彤彤的龟头顶到娇嫩的阴唇上,用力一挤,顺利插了进去。

    唐婷八成还以为彪哥会跟刚才那样温柔,还主动把腿分得开开的,没想到彪哥这一下就特别用力地插到了底,插得唐婷浪叫一声,两条腿都翘起来弹了一下。
    彪哥用手压住唐婷两边膝盖的内侧,把她的双腿用力压住,屁股抬起来,开始用最快的速度抽插,粗长的阴茎像机关枪一样疯狂地在唐婷娇嫩的阴道中冲刺,彪哥肥大的阴囊一次次地甩到唐婷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啪啪”清脆的响声。
    “啊……好痛……轻点……啊……你干什么呀……快停下啊……好痛啊……”

    唐婷拼命想要反抗,彪哥的一只左手就把唐婷的两只手的手腕全部抓住,动都动不了了,右手还要握住唐婷左边的乳房,用很大的力气又捏又掐,上下齐来的痛让唐婷几乎要崩溃了,她歇斯底里但又毫无作用地挣扎着,惨叫声和求饶声夹杂在一起。

    “啊啊啊……快停啊……我受不了了……求你了……啊……”

    “哦……干死你个骚逼……”彪哥非但没有停的意思,反而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用最快的速度狠干唐婷的阴道。

    “啊……好痛啊……”

    “嘶……嘶……哦……骚逼……来了!”

    唐婷猛然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惊恐的眼睛瞪得溜圆,愣了一秒钟,然后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

    “你干嘛呀……你快放开我……放开……”

    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的彪哥哪里会管唐婷的苦苦哀求,屁股疯狂地抖动着,“啪啪啪啪”的抽插声和唐婷绝望的哀嚎交杂在一起,我死死地按住自己不听使唤硬得发狂的阴茎,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变态的刺激让我的细胞变得无比燥热,几乎要爆炸了。

    “宝贝……宝贝……哦……我来了……”彪哥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不要啊……”唐婷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不要射在里面……求你了……”

    “啊!”彪哥突然发出一声令人心悸的吼叫,阴茎最后疯狂抽动了几下,终于猛地往唐婷阴道最深处一顶,然后身体猛地一弹,屁股开始一悸一悸地抽动,在唐婷的小穴里射精了。

    “哦……爽……”彪哥巨爽地呻吟着,虽然看不到,但是可以想象到一股一股的精液激射而出,溢满了唐婷的阴道,朝她的子宫里涌动。屁股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后,彪哥又开始抽动,每抽插一次,就“哦”地呻吟一声,一边抽动,一边继续射出浓浓的精液。

    这是第一滩射入唐婷阴道的精液。不是我,也不是王金刚,是这个第一次见面的拉皮条的男人。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