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ㄎ一ㄤ的彻底的发展】【作者:GPPX1720】   人妻小说 
字数:7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ㄎ一ㄤ的彻底的发展

  当天后来找不到时间跟大家及时说明,现在补一下。

  某D传给我讯息我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问他传这是什么,他只是已读,后来我就拿给女友大人看,她看完之后,啧了一声,说某D是胆小鬼。但我还是不明白。她才跟我说明,她猜测某D这是自以为两全其美进退得宜的方式。
  她这样猜测:把对话传给我看,之后可能有两个情形:

  1。我对於他们的对话是知情的,因此我会把他传给我的对话当成是在询问,我前几句话如果透露出我知道这件事情,那么他就会顺水推舟询问是否可以跟女友大人爱爱。

  2。我并不知道他们两人私下讨论这些事情,那么我看到后会有不悦甚至生气的反应,那么某D就可以立刻跳到告密者的角度,说是女友大人再乱说话,他要自证清白。

  我听女友大人分析,突然惊讶这小妮子跟我跟这么久,第一次智商有比我高的时候……

  女友大人解释完,就去旁边传讯息跟某D,说他的没胆识,害自己失去机会了。某D看完后第一件事就是问我的反应是什么,他实在很怕我生气,他传了很多讯息我都已读没回。女友大人只说要他自己亲自解释。

  隔天, 一大早某D还没中午就出现在我家楼下,早餐也不让我吃就急忙解释,女友大人就坐在旁边吃着蛋饼看着他,我让他把要讲的话都说完,然后我也没讲话就看着他大概几分钟有(我其实只是摆摆样子要吓他)

  然后我跟他说他很够义气,传对话跟我说这件事(我帮他找了台阶下,也就是帮他找了情形2的台阶)然后我说我很疼他的大嫂,她想要的东西我都尽量满足她,如果她真的想要跟你做,我会答应,只要你答应我一些条件。(我故意这样说,好让他更懊悔)我说到这,女友大人就在旁边说:不要,他没机会了。
  某D赶紧说他也不敢(放屁= =……一脸后悔样)

  讲一讲之后,他就说要赎罪,中午他要请我们去吃好料的。然后我带他去客房放行李后我也回房换衣服。进了房间,女友大人正在换装,她穿了一件白色露肩宽摆上衣,下身穿着短热裤,我则随便的短T短裤。然后就出发去吃午餐,然后午餐后我们买了咖啡就下屏东去看树,比预计提早了一天,幸好树园老闆刚好有空,我们到七点多在屏东吃完晚餐才启程回家。

  我们顺道拿了两手回家小酌,怕吵到我爸妈,我们三个只好到我房间喝,边看电影,然后女友大人就先去洗香,一会出裕后就只包着长浴巾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享受我们用眼睛与老二向她行注目礼,然后她才说了话:XX(某D),很可惜吧?要是你有guts一点就不会只能看了。

  某D被说得一点面子都没有,乾了手里的酒后就说要回房间洗澡了。

  某D出去后我念了一下女友大人,说对方也是男人,男人最要的就是面子,不需要这样。女友大人只是哼的一声说她就是故意的。我就把她抓到面前要她反省,她依然态度不以为意,就盘坐在我面前低头,一直抚摸我的裤裆,我像赶苍蝇一样要怒视她还要一边拍开她的手。是说我也够不争气的,原本想要怒瞪她的,只是我的目光很快就被她盘坐所以大辣辣露出跟我打招呼的小穴给吸引了。她发现我在偷看后,抚媚的笑了笑,说:男生阿~在妹妹面前就毫无坚持了呢~
  她边讥讽边挺直了腰跨跪在我面前,小穴直逼在我眼前,我下意识没尊严地讚叹:好香……

  然后她扶着我的头享受我帮她舔妹妹。接着我提了枪想要上阵,却被女友大人阻止,她要我先去洗澡,快洗出来等等要进行「超 距 力 游 戏」

  !!!? 啥? 我知道你们跟我反应一样,女友大人看我这反应她并不意外,说是两回事,某D没胆所以不能跟她爱爱,所以顶多只能看,也就是超距力。(我晕……原本我就只答应她可以玩超距力,怎么她理解成我允许她跟某D约泡……)

  我被赶进去洗澡,出来后,看不到女友大人,找了找才在某D房间找到她,她就穿着长版T下面穿着粉色小裤裤,八字萌坐在地上跟某D聊天。两人看到我,女友大人说:好~大哥来了,我们回房间吧~

  然后就拉着我回房间,某D也跟在后面。

  回到房间后,女友大人在我面前演戏说虽然某D不能跟她爱爱,但%&(*%&$#所以$&(*#@(* 最后结论就是惩罚某D除了丧失资格外,也要打枪给她看……what?okanyway……

  某D此时就挂着内裤一件,尴尬的看着我,我摆了个无奈脸,说:什么跟什么啊……反正你保护好自己就好,所以我需要回避吗?

  女友大人转头看某D,问:需要吗?

  某D支支吾吾。  女友大人显得不耐烦,说:宝贝你留着,跟我一起看他,让他更羞耻才有惩罚的感觉。

  於是我就泡了杯红茶,做到书桌椅上,他们俩就坐在床上。

  女友大人一声令下: 开始吧!

  某D就把内裤脱了,开始用手搓揉唤醒老二,只是另外有个男人在旁边看大概很奇怪吧?某D的DD总没进入状况。

  女友大人摇头晃脑,看了看,就对着某D肉棒轻轻吹气,果然奏效,瘫软的老二立刻雄风一振,女友大人看了啧了一声,抱怨着说:还要我帮忙才能硬喔!?
  此时女友大人与某D两人盘坐面对对方,隔着一点距离。而我实在不习惯看一个男性在我面前噜管,於是我转身去用电脑,排了积分。接下来就进入很好笑的123木头人模式。

  第一次转头,没什么改变。

  第二次转头,女友大人坐进了一点。

  第三次转头,女友大人把脸凑得很近端详肉棒。(我咳了一声要女友大人收敛)

  第四次转头,女友大人躺在床上,脸上仰从正下面往上看某D噜着管

  一会儿女友大人就跑到我旁边,说:公公~我可以摸摸吗? 我点了点头。她就回到床上,不一会儿就自己也ㄧ呜了起来。两人就盘坐面对对方,互相自慰着给对方欣赏。

  此时我根本无心在游戏上,我转了头看,放游戏AFK,看到他们两面对跌坐,双脚都越过对方腿一点,好让私密处能靠近一点(但都没碰到对方)此时两人都很进入状况,根本无心顾及旁边的我。

  女友大人自慰的样子太令人销魂,某D只能偷偷放慢速度免得太过刺激,而女友大人舒服的停不了所以并没有发现某D偷吃步。就被欣赏一次高潮,高潮后两人大腿内侧已经碰再一起,私密处只差了几公分。女友大人恢复理智后赶紧退开,退后跪坐着揣气,并要某D继续噜不能停。

  某D噜了一阵后,开口说:来,帮我含。

  我:!

  女友大人下意识乖乖的就跪向前趴低要上去含,嘴巴都开一半了才想到不对,摇了摇头说不行,用力弹了老二一下惩罚他想偷鸡。不过取而代之的她朝着肉棒吐了一点唾液,某D专注地看着唾液牵丝连到女友大人嘴角,她用舌头舔断牵丝,然后两人眼睛对个正着。女友大人抚媚的问:这样打比较舒服吧?好了,快点打出来吧。

  女友大人趴在床上,双手托腮脸凑在肉棒旁近距离端祥。某D手持续加速笔直对着女友大人的双唇。而这双唇偶尔嘟嘴偶尔张嘴作势要含,种种诱惑让某D在也忍不住加速到临界之后。

  说是持那是快,女友大人把脸往前一凑,往茎根部用力吸气,某D在也忍不住就发射了,精液喷射到女友大人整个背上,衣服上尽是一片一片黏稠,某D不客气的把剩余的精液都挤到女友大人背上,才让她起身。

  女友大人有点不悦,起身就把衣服脱了丢到洗衣篮,雪白双峰就露在某D面前,他看傻了眼,不过很快就发现我还在旁边,赶紧跟我频频点头道谢,就夹着览趴跑回房间了。

  女友大人放完衣服就裸着身回到床上,检查床有没有沾到,我脱了裤子直接把棒子督到她湿润的小穴口,乔了桥就督进去完成事后善后满足她的工作。
  我调侃她还说要惩罚,结果自己摸到高潮,说要超距力结果自己忍不住整张脸都贴到对方蛋蛋上吸气,最后还被射个满背,这个惩罚也太幸福。

  她边吟叫边承认,当下真的好想一口含住某D胀大的龟头,幸好我在旁边,不然对方督进穴她真的就脚开开任他干了。

  我诱导女友大人继续把她对某D的幻想都讲出来,好满足她内心膨胀的欲望。
  完事后我们一起去洗了澡,然后我哄她睡着后,便过去找某D,明白的把自己的底线跟他说,如果他肯保密也能自制,那么这种尺度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听了之后还是一直道谢,说他不会跟任何人说,另外他也请我转告女友大人尽量不要再传一些鹹湿的对话,因为好几次他女朋友都差点发现,他很怕。我听他这样说,就劝告他还是不要招惹女友大人,因为她就喜欢这种危险刺激的感觉。某D陷入两难,小头与大头在抗衡。

  隔天,我先起来做早餐给大家吃,父母快速吃了就出门了,过一会某D也下楼来,我把他的端给他,然后要他也端上楼给女友大人(用意是让他欣赏一下女友大人早上无防备的样子)不过还是怕女友大人醒来迷迷糊糊,吃错「东西」当早餐,所以我过不久也跟着上楼。进了门房,看到某D呆站在离床两步,垂涎三尺的在欣赏露出酥胸熟睡与整条腿的女友大人,他见我进门,害羞地叫了我声大哥,我点了头,陪他一起端详女友大人。

  好美。  是他用来打破沉寂的第一句话。这是发自内心的讚叹。

  「可不是吗?但越美的东西越危险,对吧?要得到,你得付出相当程度的代价。」我这由然而生的说教是我跟他们说话时常出现的语气。?所以呢?昨天我问你的,你想过了吗?「

  他遥遥头,他很怕被发现,但是又……(不用说我懂,可以跟超级正妹这样玩,这真的太难抗拒)

  我简单的说了:你得好自为之就下楼了。某D也赶紧跟在我后面。

  我其实话还没说完的是,如果某D他因此跟他女友分手,以阿正的经验来说,他可能会因祸得福,至少升级成口手服务应该是肯定的,如果我补充这件事,以女友大人口手服务换取损失交往多年女友作为代价,不知道他肯不肯。

  我们在客厅看电视好一阵子,女友大人才睡眼惺忪地下楼,她下了楼,只穿了昨天那天被射满满的长T,说是昨天弄得全身汗臭臭的,不想弄髒另一件衣服,说霸,还拉着领口问着某D要不要闻看看他自己的味道……

  女友大人端了早餐坐在沙发上吃,我要她坐地上,怕食物掉到沙发上。她故意咬着叉子,先是对着我说前半句话,后半句就转向某D,故意说的很挑逗:因为地板很冰阿~ 而且我没穿内裤

  女友大人用眼睛扫视她了某D裤裆,转头背对着某D用唇语对我说:好想吃哦~ (吐舌)

  某D完全无法负荷女友大人无极限的挑逗,而女友大人也忘记某D是新手,可不像阿正是老江湖

  女友大人坐到我旁边,长T只能遮住大腿1/ 3,某D要看到小穴根本不是难事,索性女友大人借了我一只手去压在两脚之间。我才刚压好衣服,电话就打来,是阿正……

  电话一接通,阿正就跟我抗议,说他晚看了我PO的文章,说怎么没事先跟他讨论(奇怪  我的女人耶= =)他很担心,问我所以后来怎么样……我就如法泡制的说了一遍过程,怕是尴尬我走到厨房去说,阿正越听越担心,到后来他吃的醋比我还酸。他说回台北要跟女友大人抗议,我就说到时候再说。

  回到客厅,就看到客厅在发生一些淫行……女友大人,双脚摆到沙发上立着,双手拿着手机录影,拍着某D专心看着她的小穴打枪。 某D看我回来,缩了一下,女友大人则开心地叫我加入,她说了一个邪恶的建议:老公!我有一个请求!
  (这句话,让我想起猎人里面奇牙的妹妹:拿尼加不能拒绝的要求。。。。)
  这个女人,她问我……愿不愿意让某D含……做做样子就好……

  我不敢相信的下巴都要掉下来,而某D也睁大眼睛吃惊的样子。

  这个女人解释说她想要拍一张某D含男生那里的照片,这样相信他会乖一点不会到处跟别人说……

             (可怕的女人= =)

  让各位猜后来这个女人有没有得逞?。

  答案是……有啦干,我整个快哭出来……某D也是(阿正……你看到这里……你他妈敢说出去我一定剁掉你)

  女友大人笑得开怀,直呼怎么这么有趣……还当起导演多拍了几个镜头,她整个玩开了,说要换pose,就跑来我们俩旁边蹲着,手顺就握了我的老二,也握了某D的老二,说也没说就把两只老二想头顶头督再一起,我吓得往后弹。她握着某D老二被我夸张的反应吓着愣住。

  「ㄟ!」我比了比女友大人手里握着什么。她看了看,啊了一声,但手还是没放开……「握了耶……」她缓缓地说并抬头看某D,某D也看着她。

            (这段阿正听到快起笑)

  女友大人的手缓缓地动了起来,噜起手里陌生的肉棒。「手感蛮不错的~」她说。另一只手也握了上去。

  换我愣住了……这进展怎么这么快?昨天还超距力,今天就帮服务了……
  我继续傻愣,女友大人揉了揉,噜了噜,然后将两手握满整只棒柱,让整只肉棒只露出龟头上缘,她抬头看了看某D舒服的表情,算是打声招呼,就低了头,小嘴就碰了上去,痾不是,是含了上去,填满唯一露出的龟头处。这招我太熟了,此时女友大人正高速摆弄舌尖在龟头上搅动,偶尔钻马眼,超级舒服。而果然某D忍不住淫叫得不要不要的。

  女友大人一阵猛攻,然后放开一只手,开始噜舔噜含。整个过程女友大人一眼都没看我,她已经忘我的侍奉某D,然后给了某D超级幸福的口爆吞精  扫除……

  我脑袋当机了……就连某D跟我们道别离开,都是女友大人招呼的……
  我回过神,问女友大人怎么回事,她也说不出一个说法,只是支支吾吾,一直讲不出来,后来乾脆就说了:反正之后一定也会演变成这样啊……

  我也不知道要说啥……只觉得女友大人现在说话可信度实在低到不行……上一秒说下一秒破戒……还说我要在旁边不然她会忍不住……结果我在旁边她还帮对方吹到口爆……而且是在岳父母的家里……

  我有点起肚烂,她说的没错的确超距力只是过渡期这骗不了人,而且她早把口舌看待成像是马杀鸡那种撒毕斯的按摩手段,让我比较不悦的是她抑制不了自己的欲望,允许自己游走在界线,跨过去就一不作二不休,大嚐特嚐眼前的肉棒,还一直夸讚对方的龟头很大一定很好用……

  她看我脸色不太好看,就过来握我老二(她很常用这种强硬的方式来消我的怒火),她的双手残留的精液都还没乾,噜的时候还故意把它们涂在棒上,然后舔进嘴里……我真的没办法了……女友大人已经完完全全把我征服了,她太了解我每一个情绪应该如何应对,已经完全骑到我头上了……我身为男人硬起来……就被她吹出来摇出来……

  我失魂的躺在沙发上被榨出汁来。然后她自顾自的上楼梳洗去了。

  我把握了圣光模式,上了楼想找她谈谈,被她拉进去一起洗,出来后我躺在床上,她在一旁涂抹乳液。我开口问她现在她打算怎么样?

  她遥遥头表示不懂这个问题,我就问的完整:现在该怎么半?

  她说应该还好吧?反正某D不太可能大嘴巴,顶多就是多一个人要服务(多一个人可以玩?)

  她说的一派轻松,还说反正我也喜欢,她就愿意……

  (虽然我有一个梦,是女友大人成为大家的口舌服务机器人,这是终极梦想中她的最终站设定,但我根本还没确定是否真的要这样)

  我算是被她说中,有点恼怒,我就说了:如果我想要你帮大家都服务呢!?你也愿意?

  她看了我,说:我就知道……你看我多懂你,你到哪去找这么懂你的另一半,好啦,只要我体力可以应付……

  ……= = 我跪了

  稍晚阿正打给女友大人,两人有一点口角,女友大人甚至怒说:就算之后聚会我拉某D到厕所帮他吹,你也管不了我!!……阿正气到不行……但阿正的览趴也被捏在女友大人手里,所以有怨言也没什么用。

  电话说完,我跟女友大人提某D跟我说他怕他女友发现的事情,女友只冷冷地说:他自己的问题自己想办法避免……

  我当下觉得女友大人走了样,现在她不太故后果只看当下,大概是被夜店群耳入目染的吧……我觉得这样的根本性观念比她发浪爆走吃某D的屌还严重,我以严厉的口吻跟她沟通这件事情。

  她发觉我严肃的口气不是开玩笑的,态度也恢复好久不见的正经。接着是我们夫妻俩很严肃的想法交流。大致上是说我不喜欢她不跟我事前沟通就擅自主张,就算是我喜欢的事情,但还是得先问过我。

  她终於知道我不悦的点在哪,於是跟我道歉,不慎的说了:下次不会了……
  这句话莫名戳中我的爆点,大概是因为印象中说这句话的道歉者都做了些该死的事情。

  我怒火上心,要她别再说了,我起了身就要出房间,被她拉住……她……哭了

  她嚎啕大哭,边哭边认错,认错的内容五花八门,不只今天的暴走,还包含一些我压根没生气的事情。哭得唏哩华拉的看得我心果然软了……(略过这短,反正就是男人哄自己心爱女人不要哭的内容)

  我跟她说明我生气的点,只有她要做什么决定前没有事先问我而已,她就算真的很想很想要某D,只要先跟我讨论都是有可能的。她明白后,还是一直道歉。我要她别哭,只是又提醒她要玩可以,但要记得自己是谁的老婆。她点点头,擦着眼泪。

  我想了想,不对,我决定把最后一条线画出来,我表明了:她想要给谁口舌服务,我都可以接受,但是以后小穴只属於我,毕竟万一万一,机率很低还是有可能弄出生命,要是这么虽小,这小生命可会被糟蹋,这不是开玩笑的。

  我问她这条线她能不能遵守?同不同意?

  她点点头,说阿正也不会再给他了。她又说了其实她有想要生宝宝的念头,想要停用避孕药跟措施,只是怕万一又不小心给了其他人,所以迟迟没跟我讨论这件事。这消喜我是挺惊喜的,我本来就不排斥当年轻老爸,既然经济没问题又已经结婚,也没什么好不当的,我本来就很喜欢小孩,尤其是机掰国小国中那时期的小孩,可能因为我个性有一部分也很屁孩吧。我说我很高兴她有这个念头,我也说了如果她确定,我们立刻安排开始去做身体检查。她说好。

  (这里跟阿正说一下,兄弟这个理由你能理解吧?Iknowyoudo)
                ——

  以下是闲聊,我后来再想,这底线我相信女友大人守得住,口舌帮他人服务这点挺能想像的,将来我们婚礼,新娘可能会在新娘房先帮伴郎们取精后才跟老公行洞房;身怀六甲口欲大开,可能也会让小孩吃了叔叔们的精华当蛋白质来源……想想真的挺淫乱的……

  朋友们看到这请听我一言在去尻枪,我想说的是,大家一路跟来,明明白白的参与女友大人的演变过程,所以都的调教与淫娃诞生都其来有自,现在这位淫娃是我的老婆(又可以说我的老婆是淫娃比较合理)我决定用一生幸福作为追求调教最后终点的风险,我会开始引导女友大人帮每位兄弟会成员都服务过,让淫娃成为大家称呼她的代名词。

  我跟女友大人决定这个星期六就开始,从某B开始,而我也会要他们再被服务时,叫女友大人都要用「淫娃」这个词,并且比照某D,缴交「安全照-口风保密照」,如果想要被吹,要提前询问女友大人。至於阿正你,还是很重要的,过程还是需要你帮忙,作为女友大人首席小狼狗,只有你可以随心所欲要女友大人蹲下去,她不可以拒绝

  女友大人有特别问:口舌对象任何人的定义是什么,我说原则上只有兄弟会对象,夜店对象不再允许,甚至我希望计画当妈的人也要少去夜店接触菸酒,至於女狼群还是可以来往,邀来家里玩都没关系,我会找时间跟他们说我对女友的管理有所限缩,要他们一起配合监督,如果能做到,那出街跳蛋等等游戏我会同意。此外,我说唯一例外是允许女友大人帮她渴望的学长服务,她可以约对方到家里,打声招呼就在旁边直接开工,也可以约在其他地点,我像个车夫载女友大人过去给对方干嘴,然后再载回家。

  我这个例外,感觉起来就跟女友大人说我能跟KK爱是差不多意思的。但不一样的是女友大人要是说好,那我也能接受。只是可能会找人去「询问」一下我女友的嘴舒不舒服好不好用而已。

  女友大人听了我的提案,坚决地拒绝,说我没有背叛她跟KK发生事情,她也不会跟学长有什么关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